分割線
以文明對話取代文明沖突
來源:學習時報 2019/05/31 09:34:01 作者:梁亞濱
字號:AA+

悉尼fc纽卡斯尔 www.itirvg.com.cn 導讀: 作為一個國際政治學者,談到文明,會不由自主地想到美國政治學家薩繆爾·亨廷頓所提出的“文明的沖突”。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礎上,“美人之美、美美與共”成為文明交流的意義所在。

作為一個國際政治學者,談到文明,會不由自主地想到美國政治學家薩繆爾·亨廷頓所提出的“文明的沖突”。1993年,亨廷頓在《外交季刊》(Foreign Affair)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文明的沖突》的文章,三年后他又將文中觀點進行了系統闡釋,拓展為一本專著,取名為《文明的沖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在該書中,亨廷頓認為在未來世界中,文化的根源將取代意識形態或經濟的根源成為國際沖突的主要原因,所以全球政治的主要沖突將沿著文明的斷裂帶而展開。

在亨廷頓的哲學中,文明沖突將是未來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因此他認為建立在文明基礎上的世界秩序才是避免世界戰爭的最可靠的保證。但是,這種帶有宿命論的觀點和看待世界的視角帶給世界的并非和平和安寧,反而是更多的沖突和問題。一方面,它強化了文明間的差別,甚至使文明的沖突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另一方面,“建立在文明基礎上的世界秩序”似乎有強烈的劃分勢力范圍的暗示。近些年,宗教恐怖主義活動在世界上很多國家和地方不斷出現,特別是伊斯蘭國崛起以及對“應許之地”的想象,似乎在不斷驗證亨廷頓的觀點。這也給世人提出了一個越發嚴峻的問題:能否以及如何實現各種文明和平共處?2019年5月15日,首屆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在北京召開,給出了肯定的答案。

現代人種學已經一再證明,盡管各民族間存在膚色、衣著和生活方式的差別,但人類卻擁有共同的祖先。這些不同文明間的差別,例如膚色、衣著和看待世界的角度等,大多是不同地區的人類在長期的生產生活中不斷適應地理和氣候環境的結果。例如白膚色和高顴骨等特征可以幫助人體接受更多的陽光,以生成更多的維生素,適應極地環境。相反,生活在赤道附近的人則需要較多的黑色素來吸收太陽光中的紫外線,以避免曬傷和吸收過度的維生素,因此膚色較深。在長期的生活中,不同地區的人們逐漸積累起適應當地環境的生活經驗。為了將這些生活經驗以更加有效的方式傳承下去,人們在實踐中逐漸發展出一些實用的規范或者禁忌。這些規范和禁忌既可能出于健康衛生等實用原因,例如“不食自死之物”,也可能蘊含著某種美好的愿望,例如貼福字等。當這些規范和禁忌被以文字方式記錄下來并被不斷傳承時,就獲得了越來越多的神圣感,不但成為必須遵循的法則,甚至成為某一文明的核心特征。堅持和維護這種文明特征,不但關系到該民族的生存延續,而且關系到該民族的尊嚴和榮譽。所以,強迫他人接受本民族的行為準則,既不必要,也沒有道理,而且會因為“水土不服”而失敗,以及因為冒犯他人的尊嚴而激起強烈的反抗。正是在這個意義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上強調:“人類只有膚色語言之別,文明只有姹紫嫣紅之別,但絕無高低優劣之分。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解決文明間的沖突困境不可能通過強調彼此間的差異,只能是相反。為此,習近平主席提出了四個“堅持”,作為中國回應這一世界性挑戰的答案:堅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堅持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堅持開放包容、互學互鑒,堅持與時俱進、創新發展。

四個“堅持”當中,最為核心的毫無疑問是第一個:“相互尊重、平等相待”。這是數千年來不同文明之間交流交往的歷史經驗和教訓。哪里有歧視,哪里就有傷害;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只有真正做到相互尊重和平等相待,各個文明之間才能真正做到和平共處。也只有在這個基礎上,各個文明之間才能真正做到“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和“開放包容、互學互鑒”。歷史上,但凡能夠實施文化開放和宗教寬容政策的政權,往往都能夠獲得最大的進步和繁榮,不僅國土版圖和財富增加,而且在文化和藝術上也會達到巔峰。中國的大唐即是如此,印度的阿克巴大帝時期也是如此。因為,只有在相互包容和借鑒之中,個人和群體的創造力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激發,做到“與時俱進、創新發展”。相反,堅持文明差異和以差異的視角來看待世界和他人,只會導致無盡的沖突和反抗,不斷消耗國家和民族的財富與活力,不會帶來任何真正的進步。因為對自身優越感的迷戀會喪失任何學習和借鑒的能力與勇氣,只會導致盲目自大和故步自封。

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礎上,“美人之美、美美與共”成為文明交流的意義所在。人類與動物相區別的一個重要特征是,人類會賦予自在的自然以意義。欣賞美、傳播美和成人之美是人類行為的諸多重要意義之一。這既是個人或者群體單純的快樂的來源,例如各民族形式各樣的好客之道,也是社會不斷進步的重要推動力。習近平主席指出,每一種文明都是美的結晶,都彰顯著創造之美。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相通的。人們對美好事物的向往,是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擋的。所以,各民族和各文明之間的相互交流、取長補短,不僅帶來物質財富與精神財富的大繁榮,而且不斷推動世界向著更美好、更進步的方向發展。歷史上的佛教東傳,不僅豐富了中華文化,而且深刻地影響了中國人的思想和信仰,在中國形成獨特的儒釋道三教合一。近代以來,“西學東漸”、新文化運動、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思想傳入中國,不但挽救了中華民族,而且使中華文明在不斷學習和兼收并蓄中實現鳳凰涅槃,再次在神州大地上煥發出無限活力和光彩。

“開放包容、互學互鑒”是實現“美人之美、美美與共”的關鍵手段。面對差別,心胸狹隘的人會感到恐懼,想到歧視;心胸開闊之人則看到多彩,想到借鑒。歷史實踐一再證明,在孤立封閉的狀態下,人類社會只會停滯;只有開放才能帶來進步和發展,而只有包容才能實現真正的開放,才能真正做到相互學習和借鑒,做到“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在這個問題上,經濟學做出了完美的解釋。1776年,英國人亞當·斯密出版了《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即《國富論》,第一次提出財富創造的秘密:分工。分工所帶來的專業化會大大提高生產力,再通過將剩余產品進行交換,能夠帶來個人財富增加,且進一步促進擴大社會生產,促進社會繁榮。大衛·李嘉圖在1817年發表的《政治經濟學及賦稅原理》一書中繼承了亞當·斯密的核心觀點,并在其基礎上進一步提出了自己的獨特主張——比較優勢理論,并且希望把亞當·斯密主張的分工與專業化擴展到國與國之間的范圍。如果各國都能找準自己同他國比較之下的有利之處,即確定它們各自的比較優勢,發展自由貿易對參與的所有國家來說都是有利可圖的。所以,開放以及開放導致的自由貿易,帶來了近現代以來各國經濟的成功。以開放和自由貿易為代表的經濟全球化,帶來市場的國際化和生產效率的提高。商品、服務、生產要素與信息跨國界流動,通過國際分工,在世界市場范圍內提高了資源的配置效率,大大降低了生產成本和交易成本,同時使各國間的經濟相互依賴日益加深。此外,全球化還大大加快了技術擴散的速度,理論上能夠使任何一個落后國家或民族實現跨越式發展。這一切都極大提高了人類社會創造財富的能力和速度,大大減輕了各個國家和民族的生存壓力。但是,這一切的前提在于國家愿意主動開放,并且能夠包容接納他國的商品服務,以及背后的異質文明,實現和平交流與合作,互學互鑒。

“與時俱進,創新發展”是文明交流的目的。文明因交流而多彩,因互鑒而豐富,目的在于實現共同發展,共享繁榮。現代化理論認為,500年前世界上每一個地方都是不發達的,而且是相互隔絕的,其特點是發展水平低下,人的觀念一成不變,缺乏創新和不思進取。后來一些國家通過科學發明和技術進步,培育出企業家精神,實現了創新,成功地實現了向現代化國家的過渡。另外一些國家通過學習,也獲得了成功。所以,在現代化理論看來,發展中國家得不到發展的根源在其內部,即是否愿意在全球化的浪潮中主動與時俱進,通過開放、學習和創新來實現發展。事實上,即便是出現在文明斷裂帶的沖突,依然有強烈的經濟因素。對極端分子來說,即便獲得了個人物質意義上的成功,但是依然會因為本民族在現代化過程中的失敗,而在精神上感覺到強烈的失敗、自卑與絕望,在一定程度上成為報復其他民族的理由。因為相對于內疚,歸咎于外部因素更容易獲得心理上的接受。在這個意義上,中國近代以來成功擺脫失敗國家命運的現實,能夠給其他所有立志獲得成功的國家和民族樹立了一個非常值得借鑒的正面榜樣。中國的成功也再一次證明了自地理大發現以來的發展模式:開放和創新帶來進步,封閉和守舊導致落后。

文明交流既是國家發展的現實路徑,也是應對全球化時代各種挑戰的時代要求。如同習近平主席所強調的那樣:“應對共同挑戰、邁向美好未來,既需要經濟科技力量,也需要文化文明力量。”在亨廷頓認為沿著文明斷裂線會不斷出現暴力沖突的情況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則提供了一個彌合文明間隔閡的平臺,幫助亞洲及世界各國文明開展平等對話,相互交流、借鑒與啟迪。

原標題:以文明對話取代文明沖突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悉尼fc纽卡斯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