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賺錢容易嗎?鏡頭里多光鮮,背后就有多疲憊
來源:錢江晚報 2019/05/31 10:44:50
字號:AA+

悉尼fc纽卡斯尔 www.itirvg.com.cn 導讀: 錢報跟拍一位網紅“小姐姐”的一天  鏡頭里多光鮮,背后就有多疲憊徐晨妍在工作中。短視頻平臺上,徐晨妍身著漢服或時裝,在各種國內外網紅打卡地拍蹦蹦跳跳的視頻,其中很多是在湖濱IN77商圈拍的。

高考季將至,不少年輕人認為如今讀書不如做網紅網紅真那么好當,錢真那么好賺嗎?錢報跟拍一位網紅“小姐姐”的一天

鏡頭里多光鮮,背后就有多疲憊

徐晨妍在工作中。

杭州不少商圈都有這樣的街拍。

今年的高考季快要到了,每到這個時候,就有一波讀書無用論泛起。

這兩年,由于短視頻網紅的流行,不少年輕人有了讀書不如做網紅的想法。此前有媒體做調查,54%的95后最向往的新興職業是主播和網紅。

目前,國內短視頻用戶規模近7億。街拍成了紅起來最快的手段之一,也使得湖濱銀泰IN77商圈成為國內最為著名的街拍區之一。只是最近該區域整修,街拍群體被分散到了杭城幾個熱門商場附近。

做網紅真那么容易嗎?拍點短視頻就能賺錢?錢江晚報記者跟隨一位網紅的腳步,看她的一天是如何度過的,鏡頭中的光鮮背后,她有著怎樣的生活。

鏡頭里的時尚光鮮,背后的疲憊焦慮

“眼睛睜開就是工作,公司要求、衣物搭配、外拍,回來修片、做視頻、打理網店……”每天上午8點,徐晨妍就會準時醒來,長期這種生活模式,讓她的生物鐘很準。

這個身形瘦高的江蘇泰州90后女孩,來杭州3年,從最初的平面淘寶模特到如今的街拍達人,用她自己的話說“有幸運也有努力”。

美女街拍,可以說是目前所有短視頻平臺的重要流量支柱。擁有900多萬粉絲的徐晨妍是極具代表性的街拍達人:粉絲群體龐大,數據流量可觀。

像她這樣的,是整個產業鏈的流量寵兒。

短視頻平臺上,徐晨妍身著漢服或時裝,在各種國內外網紅打卡地拍蹦蹦跳跳的視頻,其中很多是在湖濱IN77商圈拍的。

杭州濱江沿江的一棟LOFT酒店式公寓,房租在7000元/月左右,不少時尚街拍達人都住在這。

敲開徐晨妍在這棟公寓的房門,門口抵著兩排擠滿各色服裝的晾衣架,過道墻上掛滿各色配包,插滿鞋子的鞋架與寵物犬的籠子并排靠邊,從客廳的整面落地窗望出去,是180度全攬江景。

這個只有50平米的公寓,是徐晨妍臨時的家,也是她的工作室。

到處散落著的化妝品和各種配飾,加上一早過來幫忙的三名助理、網店負責人和攝影師,讓公寓顯得很擁擠。

徐晨妍不停地收拾客廳,在沙發上坐下后,她看上去有點倦意。這與她在短視頻里光鮮亮麗的樣子明顯不同。

她說,別人總以為我們每天拍些幾十秒的短視頻,就能養活自己,還能賺到很多錢。但賺錢哪有那么容易,我們忙起來一整天不吃飯是常態,每天十五六個小時的高強度工作,朋友沒幾個,社交圈都是工作,甚至擔心自己是否會因熬夜修片而猝死,有時累到半夜,卻睡不著,常常想要放棄……

百變的人設,唯一的追求

杭州大廈C座外,街拍攝影師甘昊瞄到一位衣著時尚的女子正朝自己走來,他迅速抄起單反相機,連拍幾張后趕緊調成攝像模式,豎屏拍攝。

偶遇甘昊的街拍,這名女子在男友的陪伴下并不配合,掩面躲避鏡頭疾步離開。

眼看女子越走越遠,甘昊做著最后的努力:“小姐姐,轉個身吧!”

“小姐姐”這個稱呼,是甘昊他們這些街拍攝影師用得最多的稱呼。

然而對方并沒有回應。短短幾秒的相遇,到此結束。

甘昊看著相機屏幕的回放,皺著眉,“嘖,不配合啊。”

但也有主動找上攝影師,希望能走紅的。

數十米外,一男三女四個年輕人被另一撥攝影師“攔”下了,幾位姑娘有的是蘿莉風,有的是韓劇風。

只是與其說“偶遇”,不如說是自薦——幾分鐘前,他們從甘昊身邊來回走了三四趟,但并沒有引起甘昊等攝影師的注意,于是他們跑到了相隔不遠的另一撥攝影師那里自薦:“為什么你們給那個女的拍那么多,就給我們拍這么短?”

幾名攝影師正好閑著,就指揮著這四個年輕人演繹一場街頭偶遇的套路……

但最終這些攝影師還是挪到了人流更為密集的嘉里中心。

由于IN77那條街正在整修,街拍攝影師們分流到了杭州大廈、湖濱銀泰周邊以及嘉里中心等商圈,但IN77還是他們最懷念的地方——人流量大、時尚達人集聚、商圈熱鬧、選景余地多。

“IN77還沒整修前,是街拍達人聚集地,也是拍短視頻最熱門的地方。”甘昊回憶著那時的“盛景”:有時街頭出現一個時尚美女或帥哥時,街拍攝影師們一擁而上,幾十臺相機同時按快門攝影錄像,被拍的人要是有點表情或動作配合,大家就更興奮了。

此外,很多街拍組合會聚集在那里,拍攝我們日常在平臺上刷到的各種短視頻。

記者粗略數了數,當天下午僅是在嘉里中心小廣場上,就有不下十組團隊在街拍,視頻中人設百變,但追求是一樣的:走紅。

15秒視頻中,所有“偶遇”都不偶然

下午三點半,徐晨妍到了杭州大廈拍視頻。甘昊和其他幾名街拍攝影師也趕到了這里。在此之前,已經有好幾撥街拍達人在此拍攝。

踏著最流行的音樂節奏,在五六名攝影師和助理的跟拍下,徐晨妍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計劃好的動作,然后查看助理拍攝的視頻,但沒有一條滿意。

所有人都注視著坐在一旁有些情緒的徐晨妍。最后大家決定轉戰嘉里中心——前不久,那里剛因為街拍團隊太多,有人長時間占用商場母嬰室導致投訴和曝光。

徐晨妍的人氣顯然更高些,她的出現很快就吸引了各色攝影師們一擁而上。她每天都要面對數十架專業相機爭分奪秒般的拍攝——高曝光率對每一個街拍達人而言都意味著流量的收割與資本的流入。

周邊其他拍攝團隊和街拍網紅們,也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人設中,為的就是把所有的努力都凝聚到那15秒的短視頻里。

流量,就這樣被一點一滴地積累,然后迅速變現,同時也帶動了線下的杭州街拍行業。

希望存夠錢,在杭州買個房子

15秒,幾乎是街拍模特們每條視頻的時間極限,點贊量和粉絲數則代表著他們的身價。

和徐晨妍一樣,散落在杭城各處的街拍女孩們,從第一筆妝容開始,就已被籠罩在了濃厚的商業氣場中。

她們每天都需要和大量的衣物搭配,與名下網店產品同步,主要收入來源也在于此——選擇與自己的人設相符,由服裝廠家、公司或設計所提供的服裝,選擇街拍地拍攝視頻,制作并在短視頻里搭上銷售同款服裝的網頁鏈接。之后上傳,博取網絡流量的同時,拿到觀看者手里的真金白銀。

這樣的街拍女孩的生活,正在不少城市里不斷復制,一些國外女孩也來掘金。甘昊說,最近就有一個來自韓國的女生躥紅。

這一行的競爭非常激烈——網紅是最具影響力和吸金力的群體,占據金字塔頂尖,接下來才分別是街拍達人、模特和買家秀這個等級。

杭州海璽傳媒CEO周子瑜告訴記者,從商業角度來說,在短視頻中看到的每一個街拍達人或網紅,基本上有著精心安排。從發型、服裝、配飾、鞋包、化妝品甚至手里的一杯飲料,都可能是商業植入。

徐晨妍900多萬的粉絲量,讓她有了每年數千萬的電商帶貨能力,也給她個人每年數百萬的收入,她說,這讓她有希望在數年之內和家人一起融入這個城市,“這大概是我能找到的最快的一條路了。”

她說,自己舍不得買奢侈品,只希望自己存夠錢,在杭州買個大一點的房子,接來老家的父母,“而且不想被人說閑話。”

原標題:網紅賺錢容易嗎?鏡頭里多光鮮,背后就有多疲憊

責編:杜文俐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悉尼fc纽卡斯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