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個人的辭職,震動美國政壇
來源:海外網 2019/06/01 11:40:28 作者:百里明頤
字號:AA+

悉尼fc纽卡斯尔 www.itirvg.com.cn 導讀: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召開記者會,一開始是重申了兩個月前就公布的調查結論,即沒有足夠證據顯示,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與俄羅斯串通干預2016年大選。

當地時間5月29日,美國民眾這一天接收的信息量可能有點大。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召開記者會,一開始是重申了兩個月前就公布的調查結論,即沒有足夠證據顯示,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與俄羅斯串通干預2016年大選。

然后,他拋出了“辭職并關閉特別檢察官辦公室”“調查無法證明特朗普無罪”等一系列重磅炸彈。

這看似是對“通俄門”調查的蓋棺定論,實則開啟美國黨爭的新一輪較量。因為大家從穆勒的留言中讀出暗語:國會可否彈劾特朗普?

究竟發生了什么?

穆勒召開記者會,宣布辭職和關閉辦公室

穆勒召開記者會,宣布辭職和關閉辦公室

調查

相比于兩年的調查時長和448頁的調查報告,穆勒的記者會只有短短的9分39秒,卻石破天驚。到什么程度呢?美國媒體用“創造歷史”來形容,特朗普在24小時內連發帶轉11條推特,表示調查是“史上最嚴重的總統級騷擾” 。

 特朗普相關推特

特朗普相關推特

這是穆勒自2017年5月被任命為“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特別檢察官以來第一次針對“通俄門”調查公開發言,或許也是最后一次——如果國會不再傳喚他作證的話。

這兩年里,穆勒的調查實際包括兩個方向,一是特朗普團隊是否在2016年美國大選中與俄羅斯共謀,即“通俄”;二是特朗普是否阻撓調查進行,比如撒謊,即“妨礙司法”。

穆勒的結論是,俄羅斯確實干預了美國大選,但沒有足夠證據顯示,特朗普團隊與俄方有串通。但關于特朗普是否在就職總統后,故意阻礙調查的問題上,穆勒是這么說的。

“如果我們有信心總統明顯沒有犯罪,我們早就說了。”

“現行政策下,現任總統不能被指控犯罪,這是違憲的。”

“現任總統依然可以被調查,在記憶仍然清晰、文件仍然可用的情況下保存證據很重要,這可以被用來起訴同謀或者用于其他事項。”

“指控在任總統有不當行為時,需要刑事司法系統之外、憲法要求的其他程序。”

穆勒向來以謹慎、拒絕黨爭著稱,所以即使是重磅聲明也言辭含糊,但他已經盡可能地“明顯”暗示了——

報告里沒有對總統是否犯罪下定論,不代表總統就無罪。司法部無法繼續調查下去了,因為按照憲法不能起訴現總統,建議國會繼續調查,甚至可以彈劾他。

《紐約時報》更進一步解讀:穆勒還提醒大家,證據可以保留到特朗普卸任后用于起訴他。

 穆勒“通俄門”報告封面

穆勒“通俄門”報告封面

其實在那份448頁的報告里,穆勒團隊已經給出許多例證,表明特朗普是如何在違法的邊緣瘋狂試探。

特朗普曾要求他的親信們阻撓調查,但被他們拒絕了。在競選期間,特朗普團隊部分成員看到了俄羅斯試圖影響大選,并且知道俄方的行為會讓特朗普獲益,不過他們沒有去配合俄羅斯。

還有其他佐證,也有待理清背后的真相。

比如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被證明有罪(對FBI虛假陳述),比如前特朗普競選主席馬納福特(非法游說、收買證人等)和特朗普律師科恩(競選財務違規、虛假陳述等)被證明有罪,再比如前司法部長塞申斯被特朗普要求辭職。

反應

穆勒事了拂衣去,一語驚醒夢中人。

一個多月前,特朗普任命的新司法部長巴爾在公布調查結果時表示,證據不足以指控特朗普犯罪。彼時,民主黨大失所望,特朗普支持者舉手相慶。

而今,民主黨人群起而呼,要求對特朗普發起彈劾。宣布參加2020年大選的民主黨人中,除了一直呼吁彈劾特朗普的資深議員沃倫,還有7人支持彈劾。

共和黨那廂也趕忙把水攪渾。他們稱調查既然已經完結,那么國會按照調查結果來行事就好。特朗普的2020競選團隊以及白宮發言人桑德斯也發表聲明,中心思想就是:案子已結,總統是清白的,穆勒都已經回家了,大家也洗洗睡吧。

特朗普和其競選團隊還借此順勢打擊民主黨,再次搬出了“獵巫”說辭,指責民主黨搞政治迫害,還言稱是時候查一查奧巴馬時期的司法部和FBI是如何監視特朗普競選團隊了。

 特朗普推特:“案件完結”(圖左是穆勒)

特朗普推特:“案件完結”(圖左是穆勒)

彈劾

說來說去,“通俄門”事件下一步的焦點就在是否“彈劾”上了。這已經是在此前的“內閣罷免”(即憲法第25條修正案,島上此前文章《白宮“捉鬼記”》,詳情請戳此處)和司法起訴之外,推翻特朗普的最后一條路。

美國憲法第二條第四款規定,總統因叛國、賄賂或其他重罪和輕罪而受彈劾并被定罪時,應予免職。

歷史上,總共也只有兩任總統曾被彈劾,但兩人均未被彈劾成功:一位是林肯去世后接任他的安德魯·約翰遜,一位是緋聞曝光后的克林頓。

1868年,約翰遜因為在內戰后持偏種族主義立場與國會發生沖突,尤其是在他罷免支持黑人奴隸解放的戰爭部長埃德溫·斯坦頓后,國會以其未經參議院允許,替換聯邦任命官員的理由而發起彈劾。最終,參議院以一票之差未達到三分之二多數,彈劾約翰遜失敗。

1998年,克林頓因為緋聞曝光后撒謊抵賴,而被彈劾作偽證和妨礙司法。但大部分參議員認為克林頓的行為雖錯,但不至于罪至丟官,所以參議院投票最終也沒能達到三分之二多數,克林頓成功擺脫彈劾。

那如果民主黨現在對特朗普發起彈劾,成功概率大嗎?

答案是否定的。

與當年民意支持率達70%的克林頓相比,特朗普當前支持率僅40%,但這不是影響彈劾結果的關鍵因素。

從程序上來看,彈劾總統需要眾議院以超半數通過,再由參議院三分之二多數同意。民主黨或許可以努力在自己把持的眾議院通過該議程,但在共和黨占多數的參議院幾無可能。

事實是,目前公開支持彈劾只有41名民主黨眾議員,占眾議院人數(435人)不到10%。而支持彈劾的共和黨議員,僅阿馬什一人。

民主黨籍眾議長佩洛西也再次拒絕此時彈劾特朗普,表示必須繼續調查特朗普的行為,再評估彈劾是否值得。

既然明知無果,民主黨人為什么還疾聲大喊要彈劾?佩洛西又在擔憂什么?

皆在明年選情。

 佩洛西,來源:Getty Image

佩洛西,來源:Getty Image

選戰

其實“通俄門”調查走到今天,在沒有實錘的情況下已經是信者自信,不信者自不信。

穆勒雖然不希望參與黨爭,但他的調查結果必然成為兩黨爭斗的工具,或者說,從“通俄門”立案之初,它就注定是一個政治手段而非司法事件。

2020年大選,民主黨來勢洶洶,包括前副總統拜登、資深議員沃倫和16年黨內初選惜敗希拉里的桑德斯這三巨頭在內,一共有20多位民主黨人宣布參選。

其實司法起訴也好,國會彈劾也罷,民主黨們知道無法在大選前罷免特朗普,他們真正想的,是把這些黑料和議程作為在大選中攻擊特朗普的牌。

佩洛西們擔心的也正是這一點。一旦發起彈劾,且最終失敗,很有可能刺激共和黨選民,反而幫助對方提升士氣。

此事歷史上就發生過,當年彈劾克林頓未成,在某種程度上反倒有助于其連任。

雖說目前兩黨都未展開全面動員,且大選最終結果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搖擺州,此刻判斷選情為時尚早,但民調也可以說明一定的問題。

特朗普當前的支持率是41.2%,反對率是54.2%。縱向來看,近40年來,僅有任內輸掉大選的卡特總統在同一時期支持率低于他。

 上為反對率,下為支持率  來源:FiveThirtyEight

上為反對率,下為支持率 來源:FiveThirtyEight

不過,就算彈劾不成,穆勒的表態還是給正為大選籌備的特朗普團隊蒙上一層陰影。

美國政壇的“宮斗”如此激烈,也解釋了為什么特朗普要在中美貿易談判協議達成前夕,再次抬高價格,開始“極限施壓”。

特朗普能從中國這兒撈取更多大選的“政治資本”嗎?

中國商務部今天就給出了很好的回答。

原標題:俠客島:最近一個人的辭職,震動美國政壇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悉尼fc纽卡斯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