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五十五年前的《上海新貌》
來源:文匯報 2019/09/29 10:29:26 作者:陳釭
字號:AA+

悉尼fc纽卡斯尔 www.itirvg.com.cn 導讀: 所謂《上海新貌》,乃相較新中國誕生之前的“舊上?!倍?,圖冊共刊印攝影作品66幅,均拍攝于1964年,其中黑白照片44幅,彩色照片22幅,構圖橫向為多,有幾幅寬度比例特別長的作品跨頁銜接,如《上海的早晨》《新建工業區》《市郊晨曦》《第五屆“上海之春”音樂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即將迎來七十華誕,上海也歷經了七十年滄桑巨變。此時不妨回顧一下,在新中國誕生十多年時的上海是什么模樣的?“老上海”們或可依稀遙憶,但年輕的上海市民和越來越多的“新上海人”,對此可能杳然陌生。近年來,一些專家學者熱忱梳理上海當代史,頻頻掀開昔日面紗,不過,多聚焦于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對六十年代初的情形則關注闕如。筆者書齋中藏有一冊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1964年9月出版的《上海新貌》,12開本,裝幀和印刷質量就當時來說堪稱精良,首版印量僅500冊,獻禮國慶十五周年,第二年再版也只加印3100冊。

所謂《上海新貌》,乃相較新中國誕生之前的“舊上海”而名之,圖冊共刊印攝影作品66幅,均拍攝于1964年,其中黑白照片44幅,彩色照片22幅,構圖橫向為多,有幾幅寬度比例特別長的作品跨頁銜接,如《上海的早晨》《新建工業區》《市郊晨曦》《第五屆“上海之春”音樂會》。在專業攝影尚屬珍稀、膠片黑白為主、缺乏自動攝影和航拍的年代,這批作品凝聚著拍攝者的飽滿熱情和高超技巧,向世人提供了不朽的真實鏡像。圖冊如同一疊凝固時空紋理的切片,每件作品皆滲透著鮮明的年輪印跡,其主題和格調緊扣時代脈動旋律,使得我們在時隔半個多世紀后再度審視,仍有一種莫名的感慨。

今天的人們也許更津津樂道攝影之藝術創意、個性張揚和數碼技術,可攝影的基本要旨之一仍是借助光影記錄事物(包括人物、景物等)的真實、不可逆形象?!渡蝦5腦緋俊?,視線越過外灘海關大樓鐘樓、匯豐大樓穹頂等標志性建筑,向東眺望,朝陽噴薄煌煌,浦江帆影點點,景色瑰麗無比,嘗與周而復長編小說撞名,喻涵新上海充滿生機,前程無量;《綠化的外灘》,天高云淡,夏日明媚,前方“萬國建筑”鱗次櫛比,錯落有致,左側浦江蜿蜒盤踞,緩緩流淌,近處行道疏闊,綠意盎然,一派平和愜意;《南京路》,商賈云集,巨幅招牌頂端綴飾立體紅色五角星,第一百貨商店、第一食品商店顯擺“國營”身段,對面商家冠明“公私合營”,路面上行駛著拖“辮子”的20路無軌電車和數輛寶藍色摩登轎車,幾位頭戴白色大檐帽、身著白警服、腰間束皮帶的交通警察面街執勤,雄姿俊朗;《人民公園》,宛若一幅水彩畫,在國際飯店、華安大廈、大光明電影院等建筑群的環抱中,遍地綠草如茵,樹木豐茂,小河碧波蕩漾,輕舟游衍,那時公園內還未建大型紀念雕塑和開辟九江路西段,著實為一顆鑲嵌在繁華都市中心的純粹綠寶石。

是時,上海乃新中國最重要的機械、輕工和紡織基地,國家的穩定和崛起離不開上海工業的支撐,上海工業不僅門類齊全、技術水平高,而且創新研發能力強?!兌煌蚨Ф炙夠?,國內名聲響當當的鍛造“巨無霸”,由江南造船廠攜手重型機器廠等幾十家單位共同研制而成;《上海生產的小客車》,即上海牌SH760型轎車,(下轉16版)

(上接15版)曾是國產轎車之驕子,以其規?;坎統鏨男閱萇畹霉飼囗?,顏值遠高于后來合資生產的“桑塔納”,至1991年11月25日最后一輛下線,累計出產77041輛;《上海手表廠》,該廠出品的上海牌手表是名副其實的“俏中俏”名牌貨,裝配流水線上工人們埋頭細致工作的場景,無疑是最有說服力的定格;《操作表演》,見證了上海作為全國棉紡織業“龍頭老大”的盛況,紡織姑娘們通過切磋交流,楊富珍、裔式娟式的勞動模范新人輩出;《電子計算機》,這在彼時堪稱含金量極高的“新玩意”,既神秘又龐大,非專業科技人員別說編程操控,想一睹真容都沒門;《上海工業展覽會重工業部分》,那真是個長見識、開腦洞的地方,中蘇友好大廈此時已成為展示新產品、新技術、新科學成果的殿堂。

農業、農村面貌在圖冊中也有反映,《市郊晨曦》《蔬菜供應城市》《電力輸送到農村》《油菜花開》《人民公社拖拉機站》《農民新村》等反映了市郊農村新氣象?!妒薪汲筷亍?,恰似一幅樸美橫卷,晨曦微明,云卷云舒,平疇寬廣,莊稼茁壯,一長排戴頭巾的農民并肩勞作,沃野鐵塔高聳,電纜飛架,遠近層次豐富,饒有詩意。

上海是一座宜居的消費性大都市,素領時尚之先?!洞笫瀾紜?,地處延安路、西藏路口,包羅萬象,聲名遠播,恰逢秋高氣爽、喜迎國慶佳節,華彩梳妝的游樂場門前人流如潮,摩肩接踵;《花布》,柜臺琳瑯滿目,顧客環繞,挑選購買中意的花布,在計劃經濟憑票(錢幣外還需憑糧票、布票等種種票證)購物的年代,買布做衣是每位家庭主婦尤須精打細算的要務;《食品商店》,泰康食品聞名遐邇,貨架上、貨柜里品類豐富,貨源充裕,擺放整齊,在物質相對匱乏、收入普遍不高、提倡勤儉節約的境況中,如此場景其實更多地是發揮“窗口”效應,“吃貨”們未必能盡享口福。

文化、教育、衛生等關聯民生方面的寫真在圖冊里亦有所現?!兜諼褰?ldquo;上海之春”音樂會》,1964年5月下旬在文化廣場隆重開幕,3000名演員表演了音樂舞蹈史詩《在毛澤東的旗幟下高歌猛進》,演出轟動一時,照片全景式展現了舞臺、樂池及兩翼延伸的梯臺,氣勢非凡,蔚為壯觀;《少年宮》,原稱“嘉道理公館”,又叫“大理石大廈”,建筑氣宇軒昂,1953年撥歸中國福利會少年宮,成為少年們歆羨的樂園;《斷手再植》,1963年1月2日,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陳中偉、錢允慶醫師為工人王存柏全斷的右手施行再植手術,一年后恢復正常功能,這成為國際上首例斷手再植成功范例,開創了再植外科新紀元;《朵云軒》,海上著名書畫店,與北京榮寶齋并尊“南朵北榮”,店堂寬敞,文人雅集,展卷品鑒,墨香四溢;《花鳥商店》,地處南京西路,坐北朝南,毗鄰仙樂劇場,店鋪通透幽曲,滿室鳥語花香,系花鳥愛好者修身養性好去處;《海員俱樂部大廳》,原為英國總會(亦稱上海總會),1956年至1971年期間用作上海國際海員俱樂部,大廳豪華洋派,端立的毛澤東塑像、中俄英三種語言呈現的政治標語則詮釋其特殊的時代背景,也說明當時我國與西方國家交往甚少,主要接待來自蘇聯和東歐的海員。

除上述作品外,《國慶大游行》《新輪下水》《里弄大掃除》《雙層列車》《體育學院體操房》《全民皆兵》《節日夜景》倶各有看點,耐人尋味,《上海港》《肇嘉浜》《二十萬倍電子顯微鏡》《京劇〈智取威虎山〉》《工人文化宮》《工人療養院》《復旦大學》等,均可喚起人們對往昔時光的追尋。該圖冊風格獨特:一是作品標題極其質樸直白,未施任何修飾、雕琢;二是袒露擺拍、導拍痕跡,突顯美好、進步之面;三是拍攝者概不署名,對內容毋置一詞,連序言作者和責任編輯都無從查考。

光陰荏苒,白駒過隙,五十五年在歷史長河中倏忽一瞬,昔日之新已然成今時之舊,回眸端視,既向七十年來砥礪奮進的新中國建設者們致敬,亦為當下變革騰躍欣慰,愿祖國更昌盛,上海更卓越。

原標題:五十五年前的《上海新貌》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悉尼fc纽卡斯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