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新中國首枚金屬國徽鐫刻金色記憶
來源:新華社 2019/09/30 09:24:25 作者:張非非、石慶偉、于也童
字號:AA+

悉尼fc纽卡斯尔 www.itirvg.com.cn 導讀: 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天安門上的金屬國徽依然光芒四射。70年乘風發展,老工業基地在經歷轉型的陣痛之后,正加速新一輪振興,爬坡過坎,重鑄輝煌。

60多年前,沈陽第一機器廠的烈火中,熔鑄出新中國第一枚金屬國徽;如今,這枚直徑2米寬、豎直徑2.4米高、重達487公斤的國徽,仍懸掛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熠熠生輝。

這枚櫛風沐雨的國徽,鐫刻了老工業基地工人艱苦奮斗、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和忠誠奉獻的愛國情懷。

歷史的時針撥轉到1950年,制作新中國第一枚金屬國徽的任務交給了以鑄造和機械加工技術聞名的沈陽第一機器廠(沈陽第一機床廠前身)。“接到任務大家都很激動,鑄造車間馬上組成了十幾人的專門任務小組。”97歲高齡的吳嘉祜回憶。當年,他負責領導鉗工組進行國徽制作的第二道工序,在鋁合金毛坯上做精加工。

“舊社會工人沒地位,當學徒工時我的門牙都被打掉了,能為新中國鑄造國徽,這是我們工人的無上光榮。”吳嘉祜說。

國徽的材質為銅鋁合金。銅鋁熔點不同,要獲得銅鋁合金,使用真空設備不是難事。然而當年我國尚無真空設備,取得銅鋁合金必須先將銅熔化成銅水,再將鋁錠放入銅水中慢慢熔化。沒有化驗設備就用肉眼看,沒有脫氧劑就用木棒攪拌脫氧,沒有測試鋁水溫度的儀器,就在爐子前仔細觀察。澆出來的國徽麥粒不鼓,工人焦百順、陳喜芝等十幾人廢寢忘食,試制了七八次……“制造國徽在當時難度太大了,那陣子大家吃住都在車間里,夜以繼日地工作,克服了重重困難,終于成功鑄造了新中國第一枚金屬國徽。”吳嘉祜說。

2012年,吳嘉祜圓了自己到北京天安門看看自己親手鑄造的國徽的夢。“那激動的心情我現在都忘不了,當時我吟了一首詩:‘國徽國徽閃金輝,我為國徽制銀坯。天安門上撼世界,心中留下幸福美。六十余年分別后,近觀國徽展神威。’”吳嘉祜回憶。

國徽鑄造熔煉出來的工匠精神、奮斗精神、擔當精神,正代代傳承,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人。

也是在2012年,記載新中國工業發展歷程的中國工業博物館在沈陽開館。在吳嘉祜等老工人的指導下,博物館嚴格按照天安門城樓上那枚金屬國徽的尺寸,用老工藝復制了一枚金屬國徽在館里專門展出。時任中國工業博物館籌建處副主任侯占山說,我們要銘記國徽鑄造的奮斗精神,永遠傳承下去。

大幕拉開,在熊熊爐火映照下,一枚巨大的國徽徐徐升起……臺下觀眾掌聲雷動。今年6月在沈陽盛京大劇院首演的話劇《國徽》,再次將在場的觀眾拉回到那個火紅的年代。

“我為了寫這部話劇,前后歷經20多年,遇到各種困難也沒有放棄。希望通過這部話劇讓人們重拾老工業基地光榮歷史,感受工人們奮斗自強的精神。”話劇《國徽》的編劇黑紀文說。

在劇場、在博物館、在電影院……越來越多的人通過不同形式去探尋老工業基地與國徽的故事,去感受光榮與輝煌,去汲取不忘初心、奮斗自強的前行力量。

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天安門上的金屬國徽依然光芒四射。70年乘風發展,老工業基地在經歷轉型的陣痛之后,正加速新一輪振興,爬坡過坎,重鑄輝煌。

在金屬國徽的誕生地沈陽市鐵西區,幾十萬產業工人正奮戰一線,為老工業基地的振興貢獻力量。

全國勞動模范、有著“中國焊接機殼拼裝第一人”之稱的沈鼓工人楊建華已66歲,仍然穿著藍色工裝出現在車間里。“國徽鑄造的榮光雖已成歷史,但國徽鑄造的精神需要代代傳承。我要繼續發揮余熱,培養新的大國工匠。”在沈陽,正因為有楊建華這樣一批優秀的技術工人,老工業基地不斷續寫從第一枚國徽、第一臺機床、第一臺壓縮機到“十萬大空分”“120萬噸乙烯三機”、新一代艦載機的大國重器傳奇。

原標題:新中國首枚金屬國徽鐫刻金色記憶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悉尼fc纽卡斯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