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調查步步緊逼,美國府院斗法升級
來源:解放日報 2019/10/08 15:07:38 作者:安崢
字號:AA+

悉尼fc纽卡斯尔 www.itirvg.com.cn 導讀: 特朗普“電話門”繼續發酵,第二名舉報人浮出水面。據多家外媒報道,此人已與美國情報系統監察部門進行交談,并掌握佐證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通話施壓的“第一手資料”。在白宮與國會民主黨人的斗爭愈演愈烈之際,新一名知情者的曝光將給特朗普帶來怎樣的影響?美國政壇的“彈劾”鬧劇又將如何推演?

特朗普“電話門”繼續發酵,第二名舉報人浮出水面。據多家外媒報道,此人已與美國情報系統監察部門進行交談,并掌握佐證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通話施壓的“第一手資料”。在白宮與國會民主黨人的斗爭愈演愈烈之際,新一名知情者的曝光將給特朗普帶來怎樣的影響?美國政壇的“彈劾”鬧劇又將如何推演?

據稱新舉報人有“一手資料”

美聯社6日指出,首名舉報人的律師馬克·扎伊德自稱又代理了另一名舉報人,后者也是一名情報官員,掌握第一名舉報人所述情況的“第一手資料”,并已與美國國家情報督察長邁克爾·阿特金森交談。

據悉,第一名舉報人是中情局官員,8月12日向督察長舉報——特朗普在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通話時以凍結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為籌碼,要求烏方調查美國前副總統、2020年總統選舉民主黨熱門競選人拜登及其兒子的“黑料”。在這名舉報人看來,特朗普“利用職權,借助他國力量”影響美國大選。受此影響,眾議長佩洛西9月24日宣布開啟彈劾總統的調查,認定特朗普的行為有損選舉公平、威脅國家安全。

美國《紐約時報》指出,第二名舉報人比首名舉報人掌握更多“電話門”信息,正在權衡是否出面作證。路透社稱,第二名舉報人的信息有可能打破特朗普及其盟友針對第一名舉報者的批評——舉報行為并不正當,只基于二手信息或不實信息。法新社認為,如果這名舉報人能提供通話的“第一手資料”,特朗普將難以開脫。

當地時間6日晚間,第二名舉報人的消息成為多家美媒頭條。有觀點認為,伴隨著第二人的出現,特朗普的處境雪上加霜。也有評論稱,還是要看這名神秘人物能在兩個方面提供多少證據。其一,通話內容方面,特朗普在電話里說“請幫我一個忙”,這個忙是否與用軍援作誘餌、迫使別國找“黑料”有關?其二,通話后美國政府的行動方面,美國國務院在特朗普私人律師與烏方官員的接觸上發揮了怎樣的作用?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教授刁大明認為,尚不清楚第二名舉報人掌握何種資料,總的來說,出現新的證人會對民主黨有利。但如果爆料只是停留在電話內容本身,可以想見,兩黨會繼續進行各取所需的解讀:一方宣稱是新的“實錘”,另一方辯稱是特朗普獨享的外交權的延伸。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袁征指出,特朗普缺乏從政經驗,很多言行本就處于“灰色地帶”,怎樣界定一直存在很大爭議。如果新的爆料不僅涉及電話內容,還與特朗普政府此后一系列外交、人事等不同路徑的政治舉動有關,并能形成串珠效應,讓零散的信息連成完整的證據鏈,那么其殺傷力不容小覷。

民主黨采取“傳票戰術”

在第二名舉報人浮出水面之際,眾議院民主黨人正馬不停蹄地推進彈劾調查的取證工作。美國政府前烏克蘭問題特別代表沃爾科已經向眾議院兩個委員會提供閉門證詞,成為特朗普彈劾調查首名證人。民主黨人還在安排前駐烏克蘭大使等官員陸續到國會作證。

與此同時,眾議院下屬3個委員會已向白宮、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以及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發出傳票,要求他們在規定日期前提交有關文件配合調查。眾議院方面警告,白宮拒絕服從傳票將被認定為妨礙彈劾調查,可能構成違法行為。

然而,白宮方面并未服軟。白宮新聞秘書稱眾議院發傳票是在“浪費時間和納稅人的錢”;正在歐洲訪問的蓬佩奧已錯過國會傳票所要求提交文件的最后期限。不過他表示,國務院已“初步回應”國會要求,國務院工作人員正受到調查人員的“騷擾”。

根據美國憲法,國會有權向政府發傳票,官員有義務接受問詢。如果拒絕,國會可以投票認定官員藐視國會,并提起訴訟。據稱隨著朱利安尼、蓬佩奧、彭斯先后被“傳喚”,特朗普政府內部人心惶惶,深怕下一張傳票會落到自己頭上。觀察人士指出,眾議院正在采取“傳票戰術”,其意義在于“舉一反三”,順著一個線頭牽出更多線頭。重磅人物只是序幕,未來將牽出更多參與聯絡的下級官員,將對特朗普政府系統造成一系列心理沖擊和消極影響。

“這顯然是眾議院民主黨人的一種施壓手段,”袁征指出,旨在竭力放大彈劾調查的政治效應,但也說明他們在證據和法律程序層面并沒有十足的把握。他們希望通過彈劾調查的聲勢對選民態度產生影響,進而轉化為對己有利的政治態勢。

刁大明認為,眾議院民主黨人的彈劾調查不僅僅針對“電話門”,也不僅僅針對總統本人,而是一套整體調查,將特朗普團隊在任高級官員都囊括其中,有種速戰速決、形成合圍的感覺。這與當年“水門事件”差別明顯,當時從國會啟動調查到真正準備發起彈劾投票有將近10個月的準備時間。如今,民主黨人希望在年底完成調查并提出彈劾條款。

黨爭加劇,民意撕裂

其實,特朗普和民主黨人都心知肚明:彈劾調查并不等于彈劾,彈劾也不等于總統下臺。根據美國憲法,罷免總統需分三步走。

第一步,眾議院認定總統涉嫌“叛國、受賄或其他嚴重犯罪行為”,正式啟動彈劾調查。第二步,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制定“彈劾總統條款”,眾議院全院投票,只要有一項彈劾條款獲得簡單多數支持,總統即被彈劾。隨后,彈劾議案將被移交至參議院。第三步,參議院舉行彈劾審訊,由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督導。如果超過三分之二的參議員認定總統有罪,總統將被解職。

目前參議院由總統所在的共和黨控制(在100個席位中占據53席),共和黨人大面積“倒戈”的概率相當微小??梢運?,民主黨人興師動眾,只是開啟了一場沒有勝算的戰斗。

袁征指出,在很多民主黨人看來,只要彈劾案在眾議院通過就是勝利。他們的目標很明確,一是“搞臭”特朗普,給他貼上“彈劾”標簽;二是動員民主黨選民,團結基本盤;三是塑造民意,盡可能多地爭取中間選民,給自己“補血”。從這個角度看,彈劾調查更多的是政治行為而非法律行為。

刁大明指出,彈劾鬧劇背后,是當今美國政治荒誕的運行邏輯:民主黨人批評特朗普的種種舉動拉低民主政治的“下限”,但他們的做法如出一轍。他們用憲法與制度工具來打壓對手,號稱旨在回應民眾訴求,但其實只為本黨及其代表的利益服務。

輿論認為,隨著彈劾調查不斷升級、府院之爭愈演愈烈,對美國政治來說,只有輸家,沒有贏家。

首先,特朗普將在剩下的15個月任期內束手束腳。袁征認為,隨著調查推進,特朗普將成為一名弱勢總統,民主黨人將持續唱“對臺戲”??梢鑰隙?,他未來的對外政策將更加“內向”,更在意國內反應。

其次,民主黨可能會搬石砸腳。一來,特朗普可以使用哀兵政策,把自己塑造成受迫害者,吸攬“鐵桿”支持者更大力度的支持。二來,中間選民對民主黨挑起激烈黨爭、不斷扯皮的厭惡情緒可能會加劇。三來,民主黨內最有實力的競選者拜登可能淪為“犧牲品”。2014年烏克蘭?;?,他與烏克蘭政府的確有過密切來往,他的兒子以5萬美金月薪在烏克蘭能源公司任職,其中難免沒有利益交換。“拜登可能受到彈劾調查的致命傷害。”刁大明判斷。另有觀點認為,他可能被迫退出選舉,而沃倫等民主黨其他候選人可能更無法與特朗普匹敵。

再者,美國政治生態將進一步扭曲,黨派政治更加極化,選民進一步撕裂。刁大明指出,這是美國建國以來首場以彈劾調查為主要議題的總統選舉。一方面,兩黨將更加對立;另一方面,選民改變政治、經濟和社會現狀的訴求依然不會得到響應,他們也是最吃虧的一方。

原標題:彈劾調查步步緊逼,美國府院斗法升級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悉尼fc纽卡斯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