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禮贊英雄是文藝創作的永恒主題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2019/10/09 10:21:24
字號:AA+

悉尼fc纽卡斯尔 www.itirvg.com.cn 導讀: 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英模劇作為弘揚英雄精神,激發人民國家榮譽感與民族自豪感的重要文藝形式,也要隨時代的脈動不斷探索前行。

英雄是民族最閃亮的坐標,禮贊英雄是文藝創作的永恒主題。作為當下覆蓋面最廣、與群眾生活最為貼近文藝形式之一,我國的電視劇創作始終保持著英模敘事的創作脈絡。尤其是近年來,隨著現實主義傳統的回歸與深化,蓄力已久的英模題材領域佳作頻現、英才輩出。

從展現科學精英至誠報國的《黃大年》、講述“愚公”教授技術富民的《太行赤子》、聚焦“將軍農民”造福家鄉的《初心》,到入選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優秀電視劇百日展播活動的《廖俊波》《谷文昌》,新時代的英模劇不僅努力把握藝術與真實的辯證關系,讓英模人物的獨特性與鮮活度上了一個臺階,也通過對折射人民精神脈動的英雄品格的書寫,提振了國人士氣。更值得關注的是,在相對傳統的傳記筆法之外,以《最美的青春》《右玉和她的縣委書記們》《共和國血脈》《中國天眼》為代表的一批作品,用兼具歷史品格與詩性浪漫的筆法,打開了英模劇的宏觀視角。這些作品不再受限于傳記體以個人事跡為“生命線”的陳規,用群像結構找到了人物塑造的自由,也勾連起了更廣闊的歷史時空,讓英模劇創作呈現出新氣象。

群像塑造與典型人物描寫相輔而行

不可否認,受原型故事的約束與限定,并非每一部英模劇都適合采用群像塑造的藝術手法。但在部分英模題材中,不管是采用傳記體“金絲串線”,還是用群像筆法細密地鋪排,都存在創作選擇的空間。比如,以再現塞罕壩精神為創作旨歸的《最美的青春》,如果依據英模事跡報告,被當地百姓譽為塞罕壩“一棵松”的機械林場第一任書記王尚海當數核心典型人物。若以他為“金絲”串起第一代塞罕壩人的造林攻堅戰,也未嘗不可。但《最美的青春》放棄了這種順其自然的創作思路,把老書記的形象作為“定海神針”置于背景,將舞臺中央留給了一組由18位年輕畢業生組成的虛構群像??上駁氖?,這種看似更難把控的藝術“窄路”反而為創作打開了局面,讓一群“嘴里呵著氣,手上長著繭”的青年形象躍然熒屏上。

以群像結構支撐英模敘事,一方面讓英模劇“多面一體”地反映時代有了更穩的基座;另一方面,能夠進一步拓寬敘事時空,讓英模敘事具備詩史潛質。具體來說,英模精神雖然穿越時空,但英雄模范總根植于特定時代。如果時代的“精氣神”不準確,英模事跡就難以取信觀眾。人物是價值觀的承載者,人物關系是反映時代思想交鋒的最佳場域。群像結構編織不僅擴大了藝術虛構的空間,也讓創作者勻出筆墨,在核心英模形象的周邊塑造典型人物,時代精神的側面便也隨著這些人物的塑造,得以多面展開。

同時,英模劇如果只聚焦一個核心人物,“一人一地”的前提難免讓創作受限。群像結構則可以從共時性與歷時性兩個維度,為英模敘事打開局面。比如,《右玉和她的縣委書記們》一劇中,藝術家們讓12任縣委書記在劇中接力出場,勾畫出了當地領導班子70年不懈造林、改善生態的歷程。同時,圍繞每一任書記又塑造了一組群像:搭班子的縣長、跑在一線的區長、指導技術的林業局局長、引領一方的勞動能手……一縱一橫兩個群像結構,讓右玉精神從一望即知的“種樹”二字豐富成了曲折又昂揚的生態事業。當然,群像塑造既需要綿密的人物關系,也離不開一個個兼具性格豐富性、特殊性與堅定性的典型人物。在英模群像中,也總有那么數個核心人物,生活細節最豐富,心路歷程最完整。他們是人物結構的定心骨,也是讓英模群像閃耀熒屏的關鍵所在。

讓時代賦予英模人物崇高的使命感

在以往的英模劇創作中,真實性與藝術性的關系是創作者與評論者關注的焦點。要讓英模人物走進人心,用“陌生化”的手法對事跡進行藝術加工是必經之路。不過,在由生活真實向藝術真實轉化的過程中,尺度的把握非常重要。既要典型集中地體現優良品質又要規避英模的神化,既要英模的言行坐臥生活化又不能走向市井庸常。想要把握其中的微妙關系,歷史視野的加入便至關重要。如果能在藝術化表現英模真實事跡的同時,注重歷史氛圍營造,以重大歷史事件為坐標,將人物置于時代的環境中,這樣處理英模形象更加貼近人心。而時代賦予人物的使命感也規避了英模人物的庸?;呦?。

以“石油師”為原型講述新中國石油工業史的《共和國血脈》便是如此。該劇的主角們是“鋼刀連”戰士、石油工人、技術員、隨軍家屬等活躍在行業一線的奮斗者,但在敘事上卻沒有局限于微觀的情感敘事,也沒有止步于鉆井隊間的競賽、技術難關的突破等中觀情節,而是將共和國成立以來,從東北到西北的六次石油大會戰,全部融入“鋼刀連”的奮戰軌跡中。不僅如此,同一時期的王進喜英模事跡,也被主創們作為背景融入到情節中,成為激勵“鋼刀連”排除萬難、堅持鉆探的參照系。同時,在歷史氛圍的還原上,該劇也力求細致。從西北戈壁的干旱、沙塵到東北農村的饑餓、嚴寒,真實的環境復原讓歷史事件有了落腳之地,也讓英模人物的故事更加鮮活可信。

美學品格和價值傳遞相得益彰

通過英模人物的塑造,英模事跡的藝術化呈現,英模劇創作最終要實現的是對英模精神的弘揚與主流價值觀的傳遞。在如今多元文化并舉的時代,觀眾對英模劇的美學品格與價值訴求提高了。創作者們不僅要入乎其內,探究英模事跡背后的心理邏輯與性格邏輯,還要出乎其外,挖掘英模精神本身所蘊含的時代性、民族性與人類共性。同時,還要找到能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的觀念輸出方式,用英模精神感染人,而非教條化地說服人。如此,英模精神才能找到通向現實的契機,真正成為一個民族的精神高地。

近年的英模劇創作中,不少作品嘗試用詩的結構與詩化情節書寫英模精神,讓紀實性打底的英模劇有了似史如詩的氣質。在《右玉和他的縣委書記們》中,唐永年接書記的情節,反復出現了三次。第一次接到了扛著槍的第一任書記梁懷遠;第二次接到了背著書袋的第二任書記齊矩明;第三次等到的卻是自己的一紙調令。這樣一唱三嘆的結構,不僅寫活了當時純粹質樸的干部關系,也在唐永年無言的表達中,寫出了他一心為民、夙夜為公、扎根地方的弦外之音?!蹲蠲賴那啻骸分?,則用了大量詩化情節與影像表現了一代青年人的昂揚斗志與浪漫情懷。塞罕壩的荒漠之上,年輕的學生們情緒激昂,手挽手高歌前進;雪地中,女學生穿著紅裙起舞,與過去的挫折遺憾告別……鏡頭之間,新中國成立初期特有的那種青春詩意令人情懷激揚。

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英模劇作為弘揚英雄精神,激發人民國家榮譽感與民族自豪感的重要文藝形式,也要隨時代的脈動不斷探索前行。群像結構的嘗試與詩史品格的追求,為新時代英模劇創作打開了新思路。相信隨著藝術家們的嘔心創作與動情書寫,英模人物一定能成為電視熒屏上耀眼的人文風景線,滌蕩人心的英模精神也一定能成為激勵社會前行的強大力量。

原標題:禮贊英雄是文藝創作的永恒主題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悉尼fc纽卡斯尔